人走茶不凉

不定期会发些文章或段子的一条咸鱼_(:з」∠)_

(原创楚留香手游同人文)【天已黑】(别问我为什么叫这个名字)

写在之前:

本文是一篇原创同人,是以楚留香手游(注意是手游不是小说)为背景的一篇同人,可能会出现游戏NPC,不过大部分角色都是原创,帮派也是原创,如果游戏内有重名,纯属巧合,黄色塑料会做成链接发上来的,我是个起名废,所以不要纠结名字,文笔不好,请各位见谅

正文主清水,可能开隐车或者假车,也可能开真车,番外有肉有生子,有产乳,不喜勿入,不喜勿喷,请自带避雷针,甜虐并行,有巨糖有大刀

CP:1v1,小暗香x云梦(养成小正太,然后被反攻嘿嘿)

先发一波人设,大概……寒假开更吧,因为是学生,所以更新时间不固定,可能双周更或者月更嗯……

主角:

姓名:温聿

性别:女

帮派中的职位:帮众

门派:云梦

年龄:13→17→27

身高:1.65m→1.68m

所属帮派:欣乐轩

外貌&背景:常年穿着一身浅白色云梦校服,肤如凝脂,长发及腰,以一青缎束起,十五岁那年,随父母一同参加了十二连环坞的聚会,乱战时,父母为了保护自己而身受重伤,随即不治而亡,因云梦的一位弟子是家中远亲,便被楚留香带入了云梦


姓名:卫珩

性别:男

帮派中的职位:帮众

字:念情

门派:暗香

年龄:4→8→18

身高:1.3m→1.85m

所属帮派:无→欣乐轩

外貌&背景:常年穿着紫色的暗香校服,幼年时长发齐耳,身高约莫到人大腿处,成年后则是长发及肩,以一根白缎束起,扎成马尾,卫家最小的儿子,出生后不久便染上了眼疾,四岁那年,卫家掌门遭人陷害,从此整个家族分崩离析,家道没落,无钱医治而被遗弃,在街上流浪了些许时日后被暗香掌门抱回,左眼因眼疾而溃烂,迫不得已,摘除了左眼,此后便一直带着一黑色眼罩。暗香掌门兰花将其抱回后,担心仇家会将其陷害,因此便命他在常人面前自称是兰家人,化名兰珩,掌门为他赐了字,念情。

(emm小包子的人设要等到他们出生才会公开哟,请各位小可爱耐心等待嗯_(:з」∠)_)


配角:


姓名:杨欣

性别:女

帮派中的职位:帮主

门派:沧海

年龄:30→40

身高:1.5m

所属帮派:欣乐轩

外貌:身着红色沧海校服,以红绳束发,扎成两根马尾辫,额前有刘海,于豆蔻之年拜入沧海门下


姓名:宋箫

性别:男

帮派中的职位:副帮主

门派:武当

年龄:23→33

身高:1.83m

所属帮派:欣乐轩

外貌&背景:一身白色武当校服,身背剑匣,皮肤白皙,手指修长,骨节分明,剑眉之下,是一双黑瞳,与温晗是青梅竹马,于弱冠之年与她定下婚约,三年后成了亲



姓名:许安

性别:男

法号:悟心

帮派中的职位:左护法

门派:少林

年龄:27→37

身高:1.83m

所属帮派:欣乐轩

外貌&背景:身着袈裟,脖子上挂着一串念珠,腰间有一降魔杵,手执一柄佛杖,于束发之年,因家中变故,皈依佛门,由慧慎剃度。


姓名:温晗

性别:女

帮派中的职位:右护法

门派:云梦

年龄:23→33

身高:1.65m

所属帮派:欣乐轩

外貌&背景:常年穿着白色云梦校服,身材苗条,柳叶眉,与宋箫是青梅竹马,是温聿的远亲(温聿二叔的嫂子的哥哥的的女儿)与宋箫成亲后,育有一子一女


姓名:温无忧

性别:男

门派:无→武当

年龄:0→10

身高:0.3m→1.5m

所属帮派:无→欣乐轩

外貌&背景:幼时一头短发,肉嘟嘟包子脸,常年穿着浅灰,淡蓝的布衣,长大后,长发及肩,一身武当校服,剑匣唯有外出做任务时才背上,因为太重了,温晗和宋箫的长子,温聿大侄子


(温晗女儿的人设emm打算在番外里发布嗯_(:з」∠)_因为小姑娘会在番外里出生嗯)


姓名:奚云

性别:男

门派:华山→无

年龄:43→53

身高:1.75m

所属帮派:楚阁→无

外貌&背景:曾经常年穿着华山蓝色校服,手持长剑,一脸嬉笑模样,随后,因一些变故而毁了容,身着黑袍,黑袍的领口,袖口处,均有金线缝制的花纹,带一黑色面具,遮住了上半张脸,曾与卫家家主同为华山门下弟子,是师兄弟,二人情同手足,后因一些变故而反目成仇,随后便被逐出了门派,发誓定要灭了卫家,后来,灭了卫家,帮主听闻此事,神色凝重,于三日后,将自己逐出了帮派,且说灭了卫家,却始终没有找到卫家幼子的下落,因此便蛰伏于世间,伺机而动

(标题什么的不存在的)霸总文,短篇,不想看的话就不要戳进来啦(´▽`)

      

写在之前:

霸总在警局的那一段借鉴了《内在美》中徐世界变为高中生的那一集的片段,这篇文emm写的比较随意,可能存在语病和逻辑错误,所以不要看的太认真,不喜勿喷,不喜勿入,禁搬文盗文,我是个起名废嗯……所以不要太纠结名字,另外,如果有人想看霸总和小姑娘的黄色塑料,请在评论里吱一声


下面是正文:


     正是放学的时候,同学三三两两地走出了校门,苏梓熙独自一人走在校道上,肩上的背包有些重,她停下来,把背包放下,揉揉肩膀,再重新背上。


         就这短暂的片刻,眼前就出现了几个人,是校内的恶少,也是花花公子,个个都染了发,纹身,看上去不伦不类的,唯有带头的李骁,没有纹身,染了一头金发,不知已经骗了多少女同学,其中有不少还是富家子弟。


          苏梓熙低头绕过了这群人,李骁见状,示意旁人退下,比了个手势,意思是:看我搞定她。


      “喂,苏梓熙,你在这儿干什么?快跟我回去!”李骁握住了她的手腕道。


        苏梓熙身形一顿,停下了脚步,周围的同学为了避免麻烦,都尽量远离这两人,快步走出了校门。


      “请你放手。”苏梓熙轻捏他的手道。


         “不放!你他妈胆儿真肥啊,敢背着老子和其他男生谈恋爱?”李骁勾唇一笑,这么快就上钩了。


        苏梓熙猛地将手一抽,快步走出了校门。


        “诶你这小娘们儿怎么还跑了呢?”李骁见状,紧随其后。


      学校附近的小巷,苏梓熙停下脚步,转头对着身后道,“别跟了,出来吧,我知道你一直在跟着我,我不想和你谈恋爱。”


         “诶诶,你误会了啊,我啊,不是想要和你谈恋爱,也不想骗你钱,我啊……”话说到一半,钳住人的双手放在头顶,另一手挑起了人的下巴,奈何她书包太大,压不到墙上。“想上了你,再卖到红灯区赚钱。”


         “你……”抬起脚,还未踹到他,他却忽然倒下了,苏梓熙不解,向四周望望,大抵是猜到了缘由:李骁的一位小弟一直在跟着他们。


           “诶呦,你这臭婆娘,你不想和我回去就算了,怎么还踹我呢?诶呦喂,我的龙根怕不是被你给踢废咯,你给我钱,我们私下了了,我就不纠缠你,怎么样?”李骁躺在地上打滚儿,那浮夸的语气和表情,看得苏梓熙恨不得立马拿出美工刀割了他的小兄弟。


        苏梓熙半蹲下来看着李骁,“奥斯卡应该给你一个最佳戏精奖啊小老弟。”


        那位跟班一路小跑过来,然后被小巷里的台阶……绊了一跤,掌心和脸都蹭破了点儿皮。


         苏梓熙:………

         李骁:……


         吴云站起身,一脸……委屈???走到李骁身边,“老大你怎么了?要不要去医院?还是先报警吧,我的老大呀……”装作一脸要哭的模样,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。


         苏梓熙一脸无奈地看了看腕上的表,自己今天是造了什么孽,碰到了这两位……智障。


        晚上6:00,何枫把手中的报表往桌上一放,按了按额头,“我说你啊,这张报表至少有三处致命错误,你难道没看出来吗?还有财务统计的部分,分公司B存在缴税的问题,分公司B的设计图中,机械关节的活动部位的轴承型号和尺寸的报告有误。” 


        那位提交报告的下属默默拿起报告,悄声退出了办公室。


         何枫,今年30,自22岁大学毕业后,又去读了研,26岁进入父亲麾下的公司,开始从实习生做起,用时四年,成功从父亲手中接下了企业Abbot。


         何枫靠在椅背上,轻叹一口气,苏旻轻轻叩门后走了进去,端给他一杯咖啡。“喝点咖啡吧。”


         苏旻,苏梓熙亲哥哥,今年26,在Abbot的总公司实习四年后,成为了总裁助理。


“谢谢”何枫接过咖啡,呡了一口,抬起手腕看表,“六点了,你妹妹该放学了吧?早点回去做饭吧,我……”话音未落,苏旻打断道,“她已经是高中生了,没事的。”


     “她长得……还不错,性格也很有趣。”何枫的手指敲击着桌面,想着用什么样的理由才能跟着苏旻回家,见到苏梓熙。


         此时电话响了,来电显示是警局,何枫和苏旻对视了一眼,随后接起了电话。“喂?这里是Abbot总公司,我是何枫。” “您好,请问您是苏梓熙父亲吗?她和同学打架了,麻烦您来警局处理一下。” 


      “……我能先问个问题吗?请问你们那边现在是几几年?”电话那头一阵沉寂,“总之,请您尽快赶过来。” 随后对面便挂了电话。


      何枫站起身,穿上外套,“你等会帮我审核一下提交的报表,我有急事要出去一会儿。”说罢便快步走出了办公室,乘电梯到地下停车场,驱车前往警局。


       10分钟后,警局,李妈妈:“诶呀呀呀,我的乖宝宝哟,以后可怎么办呀?”吴妈妈:“我的小心肝,这么帅的脸,以后留疤了该怎么办?”何枫见状,轻咳了一声。


       苏梓熙:“爸爸!你可终于来了”像是见到救星般,一脸兴奋地喊着眼前的男人。


         何枫抑制住想要揉揉她脑袋的冲动,走到两位……穿着高仿奢侈品大衣,脸上浓妆艳抹的两位女人面前,“请问发生了什么事?”


         李妈妈:哟,你就是那位小姑娘的爸爸呀,看上去这么年轻,想必小时候也不是什么好料子吧,果然嘛,上梁不正下梁歪!我儿子被你女儿踹了下面了,现在还疼呢。”她向前跨一步,用食指可劲儿地戳何枫精心剪裁的定制西装,唾沫星子乱飞。


        吴妈妈也一步跨了上来,“我儿子也是,被你家那小垃圾推到了,以后毁容了怎么办?啊?”


         何枫闻言,望向了吴云,一张黝黑的脸,单眼皮,眼睛小的快看不见,染了一头银发,嘴角处有一处难以察觉的擦伤。

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“你在瞎说什么啊,明明是李骁不分青红皂白,在我放学路上拦着我,还尾随我,我都没对他动手,吴云则是一路跟在我们后面,他的脸是磕破的,不是我打的。”苏梓熙听着那颠倒黑白的叙述,猛地从座位上站起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“说什么呢小垃圾?”李妈妈伸手一把将她推倒在地。

         何枫见状,立马蹲了下来,“怎么样?没事吧?”苏梓熙摇摇头,“我没……”何枫打断道,“你说什么?肋骨很痛?像是断了一样?手臂刚刚在倒下的时候下意识撑住了地板,感觉像是骨折了?还站得起来吗?”

          苏梓熙愣了愣,何枫向她眨了眨眼,苏梓熙便呡着嘴唇,一脸欲哭的模样,“是啊,手腕很痛很痛,没有力气,我明天上学该怎么办啊?啊肋骨别碰,我现在说话都觉得疼。”

         何枫转头看向二位妈妈,“这该怎么解决?”

         “你先把我们儿子的事情解决了再说!你女儿?和我们有什么关系?”李妈妈依旧不依不饶。

        “那好吧……”何枫取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,然后将苏梓熙扶回了座位。“关于刚才发生的事情,以及先前我女儿对你们儿子做的事,我都已经通过短信告知了我的私人助理,麻烦他联系律师,然后会尽力调查出所有事情的前因后果,你们儿子的验伤费用也有我来出,如果二位想走法律程序,对我们提起诉讼,这是我的名片。”说罢从西装口袋中取出了名片。

         “嘁,装什么装啊”李妈妈一把夺过名片,“Abott总公司……总裁……何枫?!”李妈妈傻眼了,吴妈妈也傻眼了。

         Abott公司是近几年国内排名前三的企业之一,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他们公司生产的产品,电器和日常生活用品居多。

         “如果没什么事的话,我们就先走了。”何枫将苏梓熙的背包背在肩上,随后将她打横抱起,走出了警局。

         何枫车内,何枫将书包放在了后备箱后,坐进了驾驶座。

         “刚才……真是谢谢了。”苏梓熙系上安全带,托腮看着李妈妈和吴妈妈一边教训儿子一边走出警局大门。

         “没事,不过你的书包怎么这么重?我的肩都被勒疼了。”抬手揉揉肩。

         “没装什么,就是今天的课比较多。”迟疑半晌,抬手捏了捏人的肩。

         “谢谢,今晚要和我一起吃饭吗?”

    

     “不用了,我想和我哥一起吃。”松开了捏肩的手,“快开车吧,我该回家了,再不回去我哥就急了。”


       “没事儿,他被我留在公司了。”启动了汽车,缓缓驶入街道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你这个人哦。”伸手轻弹人脑门儿。


   (咸鱼吐槽:总裁你真是……为了追妻(划掉)为了小姑娘,连助理这位基友都可以抛弃,重色亲友,哼!

何枫:哦?真的是重“色”亲友吗?(挑眉)

  咸鱼:((((;゚Д゚)))))))

你们想多了,不会开车的)


注:艾布特(Abbott)

名字来源:希伯来语

名字含义:力量之山或巍峨的大山

【夜】

Chapter 2

第二天,当清晨的阳光洒进卧室的时候,男孩醒了,男孩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,早上6:45,伸了个懒腰,去卫生间洗漱后,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从冰箱取出一些白吐司,作为早餐,看着推理小说,等待女人起床。
大概早上8:00的时候,女人醒了,急匆匆地洗漱换衣服,吃完早餐,在蛋糕店的门上贴了一张告示:
由于某些原因,今天本店不开张,明天早上9:00准时营业
女人的蛋糕店,一般在早上9:00开门,小镇上的大家都很喜欢她做的蛋糕,蛋糕店里,除了女人,还有三位帮手,一个身材略胖的中年男子,一位高瘦的青年,以及一位与他年龄相仿的女孩。
女人贴完告示,拉起男孩的手,步行去医院。
“呐,姐姐,昨天那个人,一定和你说了什么吧?”
“没什么……”女人轻握男孩的手。
“不用隐瞒哦,那个人……一定是说了什么让姐姐伤心的话吧,呐呐,到医院了哦。”男孩指着前方不远处的医院大门。
“那……姐姐……会把小宝宝留下来的,对吧?”男孩握着女人的手,继续向前走去。
“嗯……会的,接下来就跟着我走吧?”女人走到前台挂号,随后去了产科,产科等候的人有不少,于是二人坐在长椅上稍等。
“姐姐,今天回家,教我做鸡汤吧?我现在……已经能做色拉和杂菜汤了,一些小菜也会做,只是味道方面还欠缺一些火候。”
“已经很不错啦。不过你为什么想学做鸡汤呢?”
“就是想要学了啦,呐,姐姐,等会儿我能陪你一起进去吗?”男孩看着女人,一脸认真。
“可以啊,等会儿一起去买食材吧。”女人向男孩笑笑。
一位护士走出来,叫着女人的名字,将女人和男孩带进了诊室,男孩陪在女人身边,看着医生用各式各样的仪器对女人进行检查,听着医生的嘱咐,虽然他听不懂,也看不明白。
不知过了多久,男孩饿了,但女人和医生的谈话还未结束,他没有说话,坐在女人身边静静地等着,又过了一会儿,女人站起身,向医生道谢后,牵着男孩的手,走出了诊室。
“姐姐,你们刚才……在说什么?小宝宝还在吗?”男孩揉揉空空的胃,抬头看着女人。
“没说什么,说了你也不会明白的,小宝宝当然还在啦,我们去吃午饭吧?”女人牵着男孩的手,沿着街道缓步走着,“想吃什么呢?”
“唔……”男孩四处张望着街道上的店铺,“就去那家吧,有烤鸭的那家店。”男孩指着不远处的一家餐厅道。
“嗯,那你不要松开我的手哦,小笨蛋。”女人带着男孩走进餐厅。
餐厅不大,菜式多样,女人看着菜单,给男孩点了一份烤鸭腿,一杯葡萄汁,自己则点了一份蔬菜色拉和一杯柠檬汁,付了钱,二人选了一处座位坐下,不久后,服务员送来了二人点的菜,女人和男孩吃完午饭,便去购买鸡汤所需的食材了。
采购完了之后, 男孩提着鸡和一些蔬菜,跟在女人身边,下午,太阳不是很刺眼,时而会吹来一阵风,驱散热意,二人回到家里,女人在水壶中装满水,放到炉灶上烧开。
男孩将鸡放在一旁,鸡早已被屠夫放干了血,只是毛还未拔,男孩跑到后院,劈了些柴,放在厨房堆砌柴的架子上,他伸手拉了拉女人的衣摆。
“姐姐,为什么要烧开水?”男孩看着水壶冒出蒸汽,将水壶提到洗手池边。
“烧鸡汤之前要先把鸡毛拔下来才行,还要把一些器官也取出来。”女人将鸡放在洗手池里,用开水烫下鸡毛,男孩在一边看着,“姐姐,接下来要怎么做?”
待鸡冷却之后,女人把它放在砧板上,将鸡处理干净,随后拿出一个锅,把鸡放进去,又在里面装了些水,放在炉灶上,“小笨蛋,把姜洗干净,切成片,放几片进锅,然后再倒些油,剩下的就是慢慢熬了。”(不太会写做菜,不喜勿喷嗷_(:з」∠)_)
“好,那……其他的调料呢?”男孩取出姜,洗干净后切片,取出几片放入锅中,剩余的则放进了冰箱。
女人向锅里放了少许盐,“一些盐就可以了,小笨蛋。”
约一小时后,鸡汤出锅了,男孩拿起汤勺,给自己和女人各舀了一碗,但没有拿起勺子喝,一脸木然。
“怎么了?小笨蛋,是怕太烫了吗?”女人看着男孩的表情,一时不知该问什么好。
“我没事,不是怕烫,鸡汤的味道,闻起来很香呢。”男孩没有看向女人,盯着汤碗,不经意间,露出一丝微笑。
女人看着男孩的微笑,刚想和他开玩笑,却不禁一阵骇然,这微笑,莫名地带着寒意,有种说不出的奇怪。“你怎么了?小笨蛋?”女人从未见过男孩这样的表情,也从未见他这样笑过。
“我说了我没事。”男孩抬起头,向女人笑笑,这个笑容,与刚才截然不同,又恢复了往日的乐观,仿佛刚才那个人,不是他自己似的。
“没事就好,我都被你吓到啦,还以为你受了什么刺激呢。”女人看着男孩的笑,没看出什么异常,想着男孩刚才或许是在发呆,便不再追问,舀了一勺鸡汤,轻轻吹了吹,喝进嘴里。“嗯,味道还不错呢。”
男孩也舀了一勺汤,吹了吹,喝了一口,“嗯,很好喝……”
二人将鸡汤喝完后,男孩刷碗,女人则回到房间休息了,男孩将碗堆放在一边,看着刀架,将每一把刀都取了出来,洗干净后,用抹布擦拭干净,又放回了刀架上,男孩转身离开厨房,坐在沙发边,看着那本推理小说。……
日子一天天过去,女人的肚子日益丰盈,她不得不用缚带裹着,生怕哪天男人回来了,看出端倪,好在现在已经入冬,宽厚的大衣勉强可以遮住腹部的弧度,男孩仍缠着女人教他做饭,女人也不拒绝,耐心地教他每一步的方法,男孩也很聪明,一学就会。
男孩每天晚上都要看小说,男孩很喜欢料理书和推理小说,女人也会抽空陪他去书店逛逛。
平安夜来临了,男孩坐在沙发上,看着一本料理书,女人靠在沙发上,七个月的肚子,被缚带裹着,有些难受。
“姐姐,难受的话,就把它解下来吧。”男孩从书中抬头,看着女人道。
“没事的,就怕……我解下的时候,他回来了,我不方便解释……我去睡了,你也早点休息。”女人站起身,回到卧室,解开缚带,揉了揉肚子,便躺下了。
“嗯……”男孩应了一声,将手中的书翻了页。
深夜,当客厅的钟敲了十二下的时候,男孩看了眼放在客厅的圣诞树,明知不会有圣诞老人,可他还是看着那颗树,看了很久。
男孩听见一阵细微的声响,是钥匙插进锁孔的转动声,男孩闭上眼睛,调整呼吸,他知道这一天终将来临。
门打开了,男孩的叔叔拖着行李箱,走了进来,看见男孩,他便破口大骂:“呵,半年不见,你过得挺滋润啊,都穿新衣服了,你个渣滓,也有资格坐在我的沙发上?还看书?看什么书,你这个废物,滚回你的地下室睡觉去!明天圣诞节,我不想动手。”
“哦。”男孩应了一声,但是没有动,就这样静静地看着男人。
“你坐在这儿干嘛?”男人揉了揉头发,将行李箱放在鞋柜旁,“老子要去睡了,你要是还不睡,就帮老子把行李整理好,灯别忘了关,老子没那么多钱浪费在电费上。”说罢,男人进了卧室,没有再看男孩一眼。
男孩靠在沙发上,将料理书放回书架,关了客厅的灯,摸索着通往地下室的路,这时,卧室内又传来一阵骂声。
“他妈的,死婆娘给老子起来!”男人打开卧室的灯,看见女人的肚子,对着她的脸就是一巴掌。
“嗯……你……你回来了?!”女人朦胧地睁开眼,看见眼前的人一脸惊讶。
男人从来没有骂过女人“死婆娘”,即使二人有时会吵架,男人也只会骂一句:“你这……女人……”
男人指着她的肚子问,“老子不是让你流了吗?你他妈没照着做?还把这小鬼留下来了?”男人对着女人的脸,左右各扇了一巴掌。
“他……是你的亲生骨肉啊……”女人的脸如烈火灼烧般地疼,声音有些哽咽了。
“那老子现在就剖了他”男人说罢,快步走向厨房,拿了一把水果刀,回到了卧室,看见男孩挡在了他和女人中间。
“垃圾,滚开,不然老子杀了你信不信?”男人拿着刀,向男孩笔划着。
女人坐在床上抽泣,男孩从外衣口袋中取出一块手帕,给了女人,随后戴上了女人前几天买给他的白手套。
“你小子什么意思?当自己指挥家呢?”男人将手臂贴近自己,握刀的手也一并收了回去,刀锋对着男孩。
男孩看他的动作,俯身一拳砸向他的下腹,又一脚踢中了男人的下体。
男人吃痛地松开了刀,捂着下体,嘴中仍在骂骂咧咧:“你胆子大了是不是?他妈的敢和我较劲?”
男孩深吸一口气,经过这段时间的料理练习,他已经能轻松地斩杀一只鸡了,“我啊,不是废物了,我已经能杀鸡了哦,只是,不知道……这刀若砍在人身上,会是什么感觉。”男孩又从外衣口袋里取出一条较宽的黑布,蒙住了女人的眼睛。“姐姐,接下来的画面,你和小宝宝都不能看到哦。”
男孩向男人笑了,不等男人发话,手起刀落,水果刀深深的扎进了男人的心脏,因为男孩速度很快,男人没怎么挣扎,也没有来得及喊出声,便没了气息,男孩身上没有溅到血,只是手套上有斑斑血迹,男孩合上男人的眼睛,把他拖进了地下室,又将白手套和刀也一并放了进去。……
男孩回到卧室,解开了黑色布条,“姐姐,现在没事了,那个人,他已经不在了哦,我以后会一直保护你和小宝宝的,相信我。”
女人闻言,默默点头,“谢谢你,小笨蛋……我累了,真的很累,先睡了。”女人说罢,躺回床上,便睡着了。男孩在女人身边躺下,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,却怎么也睡不着,男孩坐起身,走进书房,随手拿了本小说,打开灯,翻看着这本小说。……
约早上10点左右,女人醒了,闻到了肉汤的香味,洗漱更衣后,女人来到了厨房。“小笨蛋,你在干什么呢?”
“姐姐醒啦?我在做肉汤哦。”男孩向女人笑了笑,“再过一会儿就能出锅了,麻烦姐姐再等一等吧。”
“好,对了,小笨蛋,你说那个人,他已经不在了,是什么意思?他又出去了吗?”女人不解地看着男孩。
“唔……这个嘛……随便姐姐怎么想吧,反正他说了他不会再回来啦。嗯……汤好了,姐姐先去餐桌那边等一等吧?”男孩端起汤锅,放在餐桌上,又将碗筷也一并拿了过去,随后在餐桌边坐下。“汤有一点烫哦,我做了烤面包”男孩将烤好的吐司放在女人面前。
二人吃完早餐,女人在沙发上稍作休息,男孩刷完碗则去打扫各个房间了。
两个月后,女人的孩子出生了,是个男孩,修养了些许时日,女人和男孩打包了行李,离开了小镇,为什么离开?没人知道,也没有人想知道,小镇近几年来经济萧条,年轻人离开是常有的事。
夕阳下,小路上,男孩抱着小婴儿,牵着女人的手,走在路上,他们的终点是哪?他们想做什么?日后他们的生活会如何?一切,才刚刚开始,一路上,充满了未知数。……

Ending

【夜】原创梗,不喜勿喷,禁盗文禁搬文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

Chapter 1

“滚开!你这个什么都不会做的臭小鬼,要不是因为法律规定,和那笔赔偿金,我才不会收养你这种家伙!”
男人一脚踢开浑身是伤的男孩,“把所有房间打扫干净,你这个废物,厨余,渣滓。”说罢,男人走出房间,“嗙”地一下,关上了门。
今天是男孩的十一岁生日,但是,没有一个人记得,他的父母在半年前,因为车祸逝世了,他的母亲生前,用尽全力护住了他,他才得以活命,后来,他被法院判给了叔叔,并且叔叔获得了一笔不菲的赔偿金,叔叔刚结婚没多久,好像还没有孩子,阿姨是个很漂亮的姐姐,但是男孩没什么机会和她说话。虽然阿姨和叔叔看上去很般配,但是她似乎并不喜欢叔叔。
阿姨是小镇上一家蛋糕店的老板,每周日这家店都会修业,以便有时间采购食材。
啊对了,每次只要叔叔不在家,阿姨都会给男孩一些零食,新衣服或者玩具,有的时候,还会带他去附近的公园玩,每次和阿姨在一起的时候,男孩是最开心的。不过,最近都没怎么见到阿姨呢。
男孩打扫着厨房,趴在地上,用沾了水的抹布,擦拭着每一个角落,一只白色的蝴蝶,悄声飞了进来,停在男孩的鼻尖上,男孩小心翼翼地将蝴蝶捧在手心,细细地看着,这时,厨房的门被打开了,男孩一惊,迅速拿起抹布,丢进水桶搓洗。
“小笨蛋,那么紧张干什么?刚才那一幕,真是美好呢。厨房打扫的很干净哦。”
女人向男孩笑笑,打开冰箱的门拿了一些面包,“刚才,吓到你了吧?嗯……那就给你一点面包作为补偿好了。”女人将面包平均切成两半,给了男孩。
“唔……最近啊,特别容易饿呢,也很困,不知道是不是生病了。”
女人靠在冰箱门上,吃着面包。
“他说他要去出差啦,最近几天都在收拾行李,刚才急匆匆地赶出去了,过段时间才能回来呢。”女人吃完面包,将水桶里的水倒干净,又装了一桶水,随后,再把抹布也洗干净。
“好啦,打扫房间的事,就交给我吧,你把面包吃完之后,去洗个澡,我等会儿帮你上点药。”女人拎起水桶,离开了厨房,将卧室打扫干净后,拿出药盒,去了卧室自带的卫生间,看着棒子上的结果,险些要喜极而泣,感觉有些困了,便躺在床上稍作休息。
男孩吃完面包,去洗了个澡,热水冲在身上,很疼,但他咬着牙,一声也没叫,一滴泪也没有流,洗完澡,换上女人给他买的衣服,一件浅灰色的衬衫,一条黑色的运动裤,男孩去了叔叔和阿姨的卧室。
房间的门半掩着,男孩轻轻一推,门便打开了,女人躺在床上,没有盖被子,身边放着药盒,地上似乎有什么东西,男孩捡起来,是一根棒子,还有……两道红线?虽然第二道红线若隐若现,不过,男孩确定那是两根线,男孩不知道那是什么,或许,是某种药吧,便把它放在了药盒里,坐在一旁的地上默默地等着。
不知道过了多久,男孩快睡着了,隐约听见了一些声音,他晃晃脑袋,睁开了眼睛。
女人将药盒中的棒子取了出来,放在了一旁,随后向男孩招了招手,示意他到床边坐下。
男孩走过去,坐在了床沿上,女人脱下男孩的衬衫,用棉球蘸了些酒精,轻轻擦拭着男孩身上的伤口。“你干嘛坐在地上啊,不冷吗?”
“不冷,呐,姐姐,那个人,他……要出去多久啊。”男孩咬着嘴唇,忍着背上传来的疼痛。
按照辈分,男孩应该叫女人阿姨,但他一直称呼她为姐姐,女人也乐意男孩称呼她为姐姐。
男孩一直很讨厌叔叔,所以,在女人面前,一直称他为“那个人”,而在叔叔面前,则会妥协的喊一声叔叔。
“嗯……不知道呢,不过应该会很久吧。小笨蛋,有个好消息,你想知道吗?”女人擦拭完男孩的伤口,在上面缠上了绷带。
“唔……是什么呢?”男孩穿上衬衫,回头看向女人,歪头想着会有什么好消息。
“就是啊……我有小宝宝了哦。”女人微笑着看向男孩,“嗯……也就是说,你要做哥哥啦。”
“诶?我吗?”男孩一脸惊讶,“姐姐是怎么知道的呢?”
女人拿起那根棒子,“就是用这个知道的哟,这个叫验孕棒呢。”
“哦,是这样啊,那么,恭喜姐姐啦。”男孩笑了。
“对啦,今天是不是你的生日啊,小笨蛋?”女人轻弹男孩脑门,“我记得你和我说过呢。”
“嗯……是的,就是今天,谢谢您还记得我的生日,我……”男孩话音未落,便被女人打断了,“那我们就想想怎么庆祝吧?”
“不用庆祝了,就……买个生日蛋糕就好了,谢谢姐姐。”男孩向女人微微点头表示谢意。“唔……既然姐姐有小宝宝了,那么,家务事还是交给我吧,你……会告诉那个人吗?”
“当然会啊……毕竟,他是这个小家伙的爸爸嘛。”女人向男孩笑笑,“明天我还要去做个检查,陪我一起吧?”
“好,那……我去打扫房间了,姐姐好好休息吧,需要什么尽管吩咐我,虽然……我什么都不擅长,等会儿一起去选蛋糕吧。”男孩站起身,向女人笑了笑,随后离开了房间。
女人向丈夫打了个电话,简要的说明了情况,电话那头,男人粗鲁地回了一句:“有一个臭小鬼就够麻烦的了,我不想再要了,明天就去医院打掉吧。”
女人挂了电话,掩面而泣,女人是因为订亲才嫁给男人的,女人的父亲早年因为工作原因而殉职了,母亲的身体一向不太好,在那之后便一直身患重病,结婚的彩礼全部拿给母亲治病,然而,母亲还是没有熬过那个冬天……
不过,这个男人对她也挺好,只是……不太喜欢小孩子……
男孩正在打扫客厅,隐约听见了女人的哭泣声,便走进了卧室,轻拍女人的背,笨拙地安慰着女人。
女人在男孩的安慰下,情绪渐渐稳定下来,忽然把男孩拥入怀中。
“唔……姐姐?”男孩任由女人抱着,今天女人用了栀子花味的洗发水,味道很好闻。
“让我抱一会儿,好吗?小笨蛋”女人的声音,因为刚刚哭过而有些沙哑。
“姐姐,如果有不开心的事,记得要说出来哦,一直憋在心里会很难受的。”男孩伸手抱住女人。
“没事的,谢谢你,小笨蛋。”女人向男孩笑了笑,“蛋糕就交给我来做吧。”女人站起身,去了厨房。
男孩走出卧室,继续打扫房间,把每个房间都打扫地一尘不染后,已经是两个小时后了,男孩仰面躺在客厅的地板上,稍作休息,闻到了厨房传来的香味,男孩站起身,走进了厨房。
“嗯?都打扫完啦?再等一会会儿,蛋糕就好了哦。”女人调配着奶油,抬头对男孩道。
“嗯,闻起来……很香呢,很期待会是什么样子。”男孩靠在墙边,环臂看着烤箱。
约20分钟后,烤箱停止了运转,女人戴上手套取出蛋糕,在蛋糕上浇上奶油,在最顶层放了几片黄桃和樱桃,并写上了祝福和男孩的名字。
“小笨蛋,祝你生日快乐,不过……家里没有蜡烛了,你不介意吧?”女人将蛋糕端上餐桌。
“不介意,有人能记得我生日,我已经很开心了,谢谢姐姐。”男孩说罢,闭上眼睛许了一个愿望,然后拿起餐刀切下蛋糕,将蛋糕分成几份,给了女人一块。
“谢谢,小笨蛋。”女人在男孩鼻尖上点了一小坨奶油。
天渐渐暗了下来,男孩帮女人收拾完餐桌,将剩下的蛋糕放进了冰箱,便准备去地下室休息了。
自从男孩被叔叔领养后,虽然叔叔家里有一间客房,可是叔叔却将他带到阴暗,潮湿的地下室,说那是唯一可以让他睡觉的地方,男孩在地下室里,辗转反侧,总要到后半夜才能睡着。
女人叫住男孩,“小笨蛋,今天和我一起睡吧?”
以往只要叔叔不在家,女人都会让男孩睡在客房,或是和她一起睡。
“好啊,谢谢姐姐,今天,真的很谢谢姐姐。”男孩向女人深深地鞠了一躬。
“没事的啦,今晚想听睡前故事吗?”
“嗯……只要不是童话就行。我……想过会儿再睡,想看看书,我在那个人的书房里,看到了一本推理小说。”
“这样啊……那要早点睡哦,我有点困啦,先去卧室了。”女人在男孩的额头上落下一吻。“提前给你一个晚安吻。”随后便去了卧室。
男孩走进书房,拿出那本推理小说,坐在书桌边,开着灯,看了很久很久,直到他有些困了,才恋恋不舍地将书合上,打开卧室的门,将书放在枕边,在女人身边躺下,不久后,男孩睡着了。
那天,是男孩所有的生日中,最难忘的一次。

随意想到的梗,原创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,禁搬文盗文,文笔不好,不喜勿喷


乌鸦叫唤了一声,从毫无生气的空中飞过,飞了没多远,就栽倒在地,不多久,便成了点缀这荒土的白骨,火堆噼噼啪啪地燃烧着,一个男人,坐在火堆旁打盹儿,怀里抱着一把猎枪,门外停着一辆越野车,一阵嘶吼从不远处的森林中传来,男人惊醒了,带上了特制的防毒面具,踩着满是白骨的路,扛着枪,跑进森林,当他寻着声音找到猎物时,轻笑一声,这个世界就是喜欢给人来点儿希望,最后再给人们莫大的失望,一头野猪,在那雾中,扭曲着身体,嘴微张,那一身鬃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腐烂,最终化为一堆白骨。
男人曾经是个小职员,闲暇之余喜欢和朋友一起去打猎,虽然工资不多,但是生活地还算不错,直到某天,一场不知名的瘟疫爆发,并迅速蔓延,如今已经成为了空气中的一部分,瘟疫使地球上的万物都失去了生机,凡事碰到或是吸入一点儿混着瘟疫病毒的空气,那过不了多久便会成为一堆白骨,整个地球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七大洲由于板块运动,变成了一整个大陆,周围便是一片汪洋,不少国家联合起来,制造了一个据点,将他们认为有价值的人召集进了据点,其他人,便任由他们死活了,人们成批地死去,幸存者苟延残喘地活着,男人的亲朋好友都在瘟疫中死去了,唯有他,靠着亲人的奉献和友人们的帮助熬了过来,他看着灰蒙蒙的天空,已经有多久没看到过阳光了?他不知道,他已经忘了自己的名字,他活了多久了?为什么……还没有死去呢?他也不知道,或许,上天还想再折磨他一阵子吧,直到他所有的希望都泯灭了,再收走他的灵魂?
他回到越野车旁,拉开车门上车,发动机轰鸣了好一会儿,最终发出了一声闷响。“呵,老伙计,连你也离开我了。”他笑笑,下了车,走在那,没有尽头的路上,路上的白骨,早已堆砌成山,他,也许会苟延残喘地活下去,也许,明天他就会成为众多白骨中的一员……

umm写个甜段子玩玩,不喜勿喷,原创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,禁搬文盗文 (我是取名废,所以不要纠结名字

(某高中,操场)下课了,周旻将篮球夹在腋下,扯下手腕上因为汗渍而有些黏糊糊的护腕,撩起球衣下摆,擦了擦脸,头发因为出汗,贴在了他的前额上,“喂!书呆子!”周旻对着操场外喊了一声。
操场周围有一排花坛,花坛靠近操场的位置,种了很多树,树下是乘凉的长椅,数量不多,都固定在操场外的花坛边,某个长椅上,坐着一个男生,穿着春秋季的校服(白色衬衫,右胸处有口袋,左胸处是校徽,有白色斜条纹的淡蓝色领带,下半身是黑色的西裤)带着看上去有些木讷的黑框眼镜,捧着一本书看着,旁边还放了一个白色的塑料袋,阳光,一点点地透过树叶洒在上面,隐约可以透过袋子看出两个饮料瓶的形状。

“喂!陈析哲!”周旻又喊了一声,然后径直走到人身边坐下,将篮球抛给站在不远处的体育委员,将脑袋探过去看人手中的书,“立体几何啊,诶对了,下节课是自习吧,帮我补补。”陈析哲沉默半晌,点了点头,从身旁的塑料袋中拿出了一瓶饮料给人“刚去小卖部买的,冰镇的。”周旻接过饮料,拧开,喝了一大口“呼啊……爽,现在都夏天了你怎么还穿着春秋季的衬衫呢?不热吗?嗯?”“不热”“嘛,完全搞不懂林老师怎么想的啊,这个臭老头在这么热的天居然不让我们在室内体育馆上课”周旻向右侧倒去,头靠在陈析哲的书上,抬头看着他。
“……你把头抬起来”“不要”“书都被你弄脏了”“就沾到一点汗嘛,又没关系”陈析哲将书抽出来,揉了揉周旻的头发。下课时在操场上散步的几个女生停下脚步,看着他们窃窃私语。
“阿旻”“怎么啦?”“回教室吧,不然就要被别人围观了”“不要,枕着你的腿休息挺舒服的”“还有三分钟就上课了”“下节自习,有没什么事儿”“……你给我起来,否则我就不帮你补数学了”“别嘛,还有一年就高考了,我想和你考同一所大学,这样才能名正言顺地和你在一起啊”周旻笑了笑,坐直了身体。“嗯……”陈析哲仰头看着树,两颊出现了两片红晕“走吧,回教室”陈析哲站起身,将书和塑料袋拿在手中。“好,等会儿再帮我补补英语啊”周旻拍了拍陈析哲的屁股,然后一溜烟儿地跑进了教学楼。“喂!你……”陈析哲的脸瞬间红了,跌跌撞撞地跑进了教学楼。……

随意想的段子,不喜勿喷,禁盗文禁搬文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

(我是个起名废,所以不要在意名字嗯)
叶景渊站在墓前,放下一捧白菊,拿着一瓶白酒,盘腿坐下,打开盖子,倒了一些在墓前,又猛地灌下一大口,酒,从他的嘴角滑落,衬衫被润湿了一片,“呵呵”他看着墓碑,呆呆地笑着。“辰贤啊……你小子,是想效仿武则天吗?嗯?弄了个无字碑,你干嘛那么早就走啊,不知道我等着你回来吗……”他颤抖的双手,轻抚那墓碑,“你啊,走的这么早,害我喜欢上喝酒了,你快回来劝劝我吧,嗯?我胡子也好久没剃啦,你不在,都没人提醒我了,所以……”他的眼睛似乎被什么润湿了,哽咽道“你……你小子回来啊!继续在我耳边唠叨啊!”哽咽,最终化为怒吼,随风飘散,夕阳西下,墓碑上的照片里,那个人,正笑得灿烂……

umm随意想了个梗,不喜勿喷,不喜勿入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,禁搬文,禁盗文

他站在战场上,回头看着满地的尸体,喘着粗气,一身军装,早已破烂不堪,带着斑驳血迹,目光中带着杀意,手中的军刀,仍带着温热的血,他看着面前的那具尸体,嘴角勾起一个弧度,转而又变成仰天大笑,“哈哈哈哈哈哈,仇,终于报了,但是……但是……你倒是回来啊……我把他杀死了,你倒是回来啊……”他从军装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怀表,凝神地看着,一滴泪,轻轻地,落在了怀表上……

#抱娃#原创,不喜勿喷,随意想的梗_(:з」∠)_

只是脑洞嗯_(:з」∠)_可能有点ooc(角色偏离原著)

周棋洛蹑手蹑脚地走进病房,确定周围没有任何人之后,走到床边,从熟睡的你身旁抱起小婴儿,宛如托着个托盘似的,不过,他似乎没有托稳,小婴儿险些从手中跌落,他赶紧将他抱在怀里,对他笑笑:“嘿嘿,这回,薯片一家成功集齐啦,你好,我是你爸爸哟。”

李泽言轻声走进病房,看了看床上熟睡的你,坐下轻吻你额头,道:“想不到,今年,你给我的生日礼物,竟是这样的……真是的,应付你一个就够麻烦了,现在还要应付一个。”他边说边轻抱起小婴儿,轻握他露在襁褓外的小手轻吻“不过…你的一切,只能属于我。”

白起难得走了回正门,轻声走了进来并关上门,看着熟睡的你,小心翼翼地抱起小婴儿,生怕自己太用力,所以姿势相当滑稽,“咳……我会……誓死守护你的”他红着脸,将他搂在怀里。

许墨走进病房,坐在床边,看你正在熟睡,轻吻你的唇,轻轻地将婴儿抱起,眼神中带着柔情,道:“这一次,是你让我感到惊讶了。”